国际交流
当前位置: 首页 > 对外交流 > 国际交流

校友王莒宁做客小崔说事:留学中介

信息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 2010-08-26浏览次数: 0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6月22日15:04   央视《小崔说事》 

201097847217801.jpg

陈晓民:美国波士顿大学物理学哲学博士、加利福尼亚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学博士\

201097847222812.jpg

王莒宁:英国利兹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硕士
 

  嘉宾:

  陈晓民:美国波士顿大学物理学哲学博士、加利福尼亚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学博士

  王莒宁:英国利兹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硕士

  2000年高考落考生

  崔永元:请你站起来,特别简单,看图说话,看看这张图,告诉我们这张图上说了一些什么?

  观众:  这是2001年到2008年,英国向中国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是从不到2001年的1万多一点,然后到2008年的将近3万,是这个意思。

  崔永元:说明什么呢?

  观众:  说明现在留学的越来越多。

  崔永元:所以获得签证的就越来越多。

  观众:  对。

  崔永元:而且可能还有一个背景咱们得知道,这个签证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就是这样的话,还是成倍的增加,这个事是不是值得我们讨论?

  观众:  是的。

  崔永元:送给你一个礼品,一本书,回去好好看。

  观众:  谢谢崔老师。

  崔永元:看图说话

  观众2:这个是2000年到2008年出国留学人数。完了是从2000年,一直是往上增长的。对,一直往上。

  崔永元:这时候降落了一点?然后越来越多?

  观众2:对,越来越多。

  崔永元:现在有多少人大概?这是万人。

  观众2:18万。

  崔永元:对,跟你想象的差不多吗?还是比你想象的要多?

  观众2:当然是多。

  崔永元:那么这个可能留学这个事就会牵扯到越来越多的家庭。送给你,没了好像。来。好。咱们一起看个短片,把这事情再仔细的了解一下。掌声欢迎王莒宁、陈晓民。你感没感觉现场的观众特别热情?

  王莒宁:是。

  崔永元:是吧,掌声特热烈,你们俩好像留学回来,在首都机场下飞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热烈的欢迎仪式?

  王莒宁:对。

  崔永元:今天就是补上这一课?两个人都有出国留学的经历,陈晓民是在美国?王莒宁呢?

  王莒宁:英国。

  崔永元:英国,陈晓民通过了这个中介吗?

  陈晓民:没有。

  崔永元:王莒宁呢?

  王莒宁:我是当时通过了合作办学,就大学里边的合作出国班,出去的。

  崔永元:合作出国班?

  王莒宁:对,也就是中介院校。那种中介类似的。

  崔永元:这是我们第一次听说,合作办学大家就叫合作办学,从来没有人说它是中介院校,对吗?对,这是你第一次发明这个词汇?你为什么说它是中介院校呢?

  王莒宁:其实中介它的意思就是桥梁的意思。

  崔永元:对。

  王莒宁:一般的在国内当时信息不对称,学生想出去的话,是没法和国外大学直接联系,另外自己的资质不够,主要是资质不够,就是成绩不好,所以这些大学,正规大学,办的这些出国班,就是让你通过这个渠道,这么一个桥梁,可以定向的去一些大学里面,这些大学很多都是和这些学校有一些,内部考试都可以出去。

  崔永元:理论上讲,好象是一件好事。

  王莒宁:对。

  崔永元:因为是一个出国上学的途径。

  王莒宁:对。

  崔永元:但是它针对的人群不一样。

  王莒宁:对对。

  崔永元:陈晓民就不用,是吧?

  陈晓民:有幸没有经过这个途径。

  崔永元:也就是说你高考成功了。

  陈晓民:可以这么讲。

  崔永元:考上了这个广州的中山大学?

  陈晓民:对。

  崔永元:然后大学毕业了以后,再接着去留学?

  陈晓民:没错,对。

  崔永元:非常顺利?

  陈晓民:可以这么讲。

  崔永元:就是因为你高考成绩好?

  陈晓民:是不是呢,也许是吧。

  崔永元:你过了分数线了?

  陈晓民:对。

  崔永元:有的人也坐在台上,就没过分数线。

  王莒宁:当时差了很多。

  崔永元:哪一年的?

  王莒宁:2000年,当时我高考和本科最低的分数线还差了100分,谁都不要我。

  崔永元:你是故意差那么多吗?

  王莒宁:我也想故意,没这个水平。

  崔永元:然后你就上了一个学校?

  王莒宁:对。

  崔永元:我们不能说它的名字是吧?

  王莒宁:对。

  崔永元:有什么不好呢,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觉得?

  王莒宁:当时就是说我们去了这个学校呢,当时它是一些广告,当时就是说对高考成绩没有要求,我也觉得不错。

  崔永元:对成绩没要求?

  王莒宁:对,高考成绩没有要求,进去之后,可以就是参加校内的英语测试,但是凡是去的学生英语测试都过了,大家那个学生,那个人群,就是都是落榜生。有一两个学生是高考失利,就是自己发挥欠佳,大部分都差个一两百分,两三百分,像我这样还属于

  崔永元:优秀的。

  王莒宁:优秀的。

  崔永元:但是英语测试都过了?

  王莒宁:英语测试反正我也不知道成绩,反正最后都让你上。

  崔永元:都过了,说明什么呢?

  王莒宁:说明这个只是,就是说并不是说一个,就是可能是一个形式?

  崔永元:不对,说明这些同学就是英语学得好,其他功课不行?

  王莒宁:谢谢。谢谢。

  崔永元:反正进去比较容易?

  王莒宁:进去很容易。对对。

  崔永元:在这个课程设计、教学这些环节,你发现有什么问题吗?

  王莒宁:其实我认为,就是这些合作班,出国班,他们为这个就是高中生、落榜生提供了一个新的出路,是一个好事,毕竟他们都是正规大学,有正规的资质,但是他们的教学模式,其实并不太适合这些落榜生。我举个例子,这个进去之后,以全英文教材,全英文授课,看起来这个档次很高,但是对于落榜生来说,他的英语水平,照比普通的大学生已经差了一个等级了,然后进去之后呢,根本是听不懂,天书,什么都听不懂,没有兴趣了,然后慢慢的旷课,然后就在寝室里睡觉,不来上学。最后考试的时候,大家互相混一混,互相抄一抄就过去了,就这样子,所以这种就是说。

  崔永元:普遍吗,这个现象?

  王莒宁:这个现象非常普通,因为现在国内的大学里面,教学课程,他们你假如打电话咨询一下,他们总会先说。

  崔永元:这点可能要给大家强调一下,刚才说的这个合作办学的这个班,都是国内的一些大学办的,而且包括一些很有名的大学,都办了这样的班。

  王莒宁:对。

  崔永元:第二就是说你上了这个班,你最后的途径就是只能出国留学。

  王莒宁:对,只能出国留学。

  崔永元:这样混也能混到国外的大学里?

  崔永元:我听说这个雅思成绩它是有规定的。

  王莒宁:对。

  王莒宁:一般的英国的大学,雅思成绩是需要6分以上,有个别的稍微要求是比较低的是5.5,但是一般5.5分这个成绩是读预科的一个水平,就是在英国先读一年预科,或者半年预科,然后再去升大一是这样子。

  崔永元: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就是你们在国内考试的时候,参加出国留学考试的时候,雅思成绩很差,但是也上学了?

  王莒宁:当时我们就没有参加雅思考试。

  崔永元:哪个学校,我也想去。

  王莒宁:现在也有,现在这些学校,他们相当于海外这个大学在国内的一个校园,海外校园。只是学费也比较贵,然后进去之后呢,是不用通过雅思的,在这儿读两年,两年之后呢,你就直接就出去了,就这样子。

  崔永元:那在国外还可以接着混吗?

  王莒宁:在国外,在国外那混的就更离谱了,因为这个怎么说。国内稍微还是有一点约束。然后在国外就不一样,国外一是没有老师家长,国外是一个纯开放式的自觉性的,这样的话就学生混得什么样子都有。

  崔永元:怎么混?你描述一下。

  王莒宁:怎么混,好,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几个混的方式。

  崔永元:等你讲完了大家就愿意去了。

  王莒宁:几个,第一个,现在很流行网游,游戏。

  崔永元:打网络游戏。

  王莒宁:打网络游戏。就是在国内都在网吧里通宵通宵的包夜,在国外那就是白天加黑夜一起了。第二个是赌场,赌场,国外的赌场是合法的,大家都知道。这个赌场到晚上10点以后,赌场是开到凌晨五六点钟,它是到10点以后,几乎70%可以说都是中国人,华人,华人面孔。华人面孔这里面呢,有将近半数的人是中国留学生。

  崔永元:他们在赌场干什么,是学英语还是什么?

  王莒宁:没有,在赌场有几个事情可以做。第一,在赌场可以吃饭,赌场吃饭是非常便宜的,这是吸引学生的一个很大的一个卖点,在赌场里我吃一个套餐,只花了两英镑,我在外面吃一个套餐要花六英镑。

  崔永元:那就是有很多同学,赶紧赶到赌场。

  王莒宁:吃饭。

  崔永元:吃完饭赶紧上教室去上晚自习。

  王莒宁:他们晚上,吃晚饭,晚上十点之后才有这种饭,晚上10点之后,吃了这个饭之后呢,然后呢,他的意思是你在这儿吃完饭了,让你在那儿有个兴趣,放松一下,少玩两把,但是玩着玩着就进去了,就这个意思。

  崔永元:就是很难有这种自制力。

  王莒宁:对,很难有自制力。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英国的赌场里面可以看球,看英超。但是在平时,在家里电视里是看不到英超的,是收费的,所以都跑那儿看球去了。就那样子。

  崔永元:还干什么事呢?除了这些。

  王莒宁:赌场的游戏,还有一个就是泡吧,泡吧,泡吧这个就是说,就属于那种夜总会之类的,就里面跳舞、喝酒、很吵那样子。另外还有,打麻将。

  崔永元:我再给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提示一下,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节目是王莒宁先生在给大家讲留学生活,千万不要有什么误解。肯定还有干更过分的事了,咱们就不说了,这已经够吓人的了。考试怎么办?

  王莒宁:考试,考试大部分学生是临时抱佛脚,看一个通宵,看到早晨8点钟去考试去,考完试回来睡觉。

  崔永元:这个通宵就能考过去吗?

  王莒宁:看一个通宵能混过去,能过去,能过及格,但是这个

  崔永元:那说明赌场网吧对学生有帮助的就是。我们在国内都没有这样的能力和记忆力,是吧?看一晚上第二天去考试。

  王莒宁:这要看这个学校的,就是看这个学校整个的严格不严格了,这个还是跟学校。

  崔永元:肯定是不严格。

  王莒宁:肯定是不严格的事情。这个就是还有一些考试呢,就是找抢手,找这个上一届的,或者是其他的,就是考试学习好的。

  崔永元:比如像陈晓民,陈先生这样的。

  王莒宁:对,这样也可以。

  陈晓民:当时你可以跟我联系。

  崔永元:要雇枪手?

  王莒宁:雇枪手,要付他们钱,要付他们钱。对,这些枪手的广告,一般是在,就是说在这个网站上,或者是在你的MSN上,就会,他们会给你发一些邮件,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你MSN的,我经常会收到这方面的。

  崔永元:可能国内的学校给提供的名字。

  王莒宁:这个也不好说。这个。

  崔永元:那要论文就更可以找枪手。

  王莒宁:对,论文是找枪手最多的。然后呢,英国有一个论文的就是方式,就是说是几个人一组,假如说我们三个人,我们三个人一组,我们三个人把这个论文完成,大家拿的分是一样的。然后呢,我们俩可能是混的,他是学习好的,就让他写好了,我们就不要管了,大家反正分数一样,他不写的话他自己也倒霉,就这样。

   崔永元:就是两个人合力培养一个人才。

  王莒宁:对。对。没错没错。

  崔永元: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同学的家长,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国外在过这样的留学生活吗?

  王莒宁:基本上都不知道。

  崔永元:就是报喜不报忧,是吧?

  王莒宁:对,报喜不报忧,这个可能出于对家长心情的考虑。孩子还是很懂事的。

  崔永元:在这样的学校里,孩子们都学会了疼爱父母。还有就是你们在国内上这样的学校的时候。

  王莒宁:对。

  崔永元:其实已经知道要去英国的哪些大学了,那个时候你们不知道这些英国的大学排名多少,是什么样的背景吗?

  王莒宁:这个都是知道的,你看这一个,这个表。这个表是。

  崔永元:这是泰晤士报2009年的排名?

  王莒宁:对。这个表是中国的某大学,是一些定向合作的,定向合作的就是英国方面的,这是一部分,他们还有加拿大的都有,这是英国方面的,你看这个排名有多少,这个排名。

  崔永元:我可以给大家念两句,比如说伯明翰城市大学,它的综合排名是71,2009商科专业排名是50。英国国立密德萨斯大学,在伦敦,它的综合排名是105,商科专业排名是59

  王莒宁:一般这个《泰晤士报》就排个120位,120位以后它就不排了

  崔永元:你们在学校能看到这个吗?

  王莒宁:这个他们学校呢,不告诉你这个排名的,排名是我们在英国的媒体上查到的。

  崔永元:他只告诉你大学,不告诉你排名。

  王莒宁:对,他只告诉你大学,不告诉你排名,有的学校呢,还会这样子,这个学校排名其实很低,但是他们告诉这个学校的规模,是在英国是排前10的。规模是什么意思?规模是一个建筑面积,和教学质量没有关系。其实我觉得,这方面这是完全没有必要。

  崔永元:玩文字游戏?

  王莒宁:对,玩文字游戏

  崔永元:我们总结一下吧,这样的学校就是交钱就上?

  王莒宁:这些学校呢,它还是要通过一个,他们校内的一个笔试,

  崔永元:一考就过?

  王莒宁:基本上一考就过。基本上一考就过,对。

  崔永元:一考就过,交钱就上,一混就完。

  崔永元:你听个高兴的故事吧。听听陈先生的经历

  崔永元:你是通过什么途径留学的?

  陈晓民:我就是完全是自己动手,自力更生,然后去找资料,然后自己去发信去索取这个申请表,然后自己填表,自己请导师写推荐信,然后寄出去,然后把所有家里的积蓄,最后再揣在兜里就这么走了。

  崔永元:你是本科毕业以后去的,是吧?

  陈晓民:没错。

  崔永元:很容易吗?

  陈晓民:相对还比较顺利,一次就成功了。

  崔永元:你的意思是说,有的时候这样的事,不一定非得靠中介,自己是可以办的?

  陈晓民:完全正确,而且你要进好的学校,说老实话,第一个测试就是说你能不能把复杂的申请的一个程序,能够独立的做下来,如果连这个标准都达不到的话,我觉得是不是对方的学校就会有疑问,所以像一些特好的学校,他们是没有中介来替他们来做这个事的。

  崔永元:你上的这个是个好学校吗,这个学校规模有多大?

  陈晓民:波士顿大学呢,波士顿大学是一所就是在美国来说呢,不错的学校,就是大概从它的本科的排名,在美国大概是在前50位,然后在世界来说大概是前100位,然后前前后后有五、六位获得过诺贝尔奖的得主能够在这个学校里面任教,所以我有幸也认识到一两位,听过他们的课,所以从这个标准来衡量,我觉得还算可以吧。

  崔永元:你经常给人当枪手吗?

  陈晓民:可惜好像我还,那个时候这种需求还不是特别大,当时我这个上学的时候。

  崔永元:哪一年,那时候?

  陈晓民:在90年代。

  崔永元:我觉得其实你可以用你的经历告诉大家,如果你想上国外的这个顶尖大学,一流大学。那你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和条件,才有可能去上?

  陈晓民:好的,我想那个出国是件好事,但是就是出国的东西就是这样,套用西方人的一句话,就是叫做魔鬼总是在细节里面,一定的事情都需要经过一定推敲,我这里的话,有一个图表,是我个人来说,对于出国留学这个事情做了一定的分析。出国留学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一件事情,但是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径。比如说基本上我可以把国外的大学分成四层,一个就是第一层的,所谓讲的世界的20所,顶尖的一流大学。

  崔永元:一流大学。

  陈晓民:像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到英国的剑桥大学。

  崔永元:剑桥大学,牛津剑桥,北京广播学院。

  陈晓民:对,然后这个。

  崔永元:因为我是从那儿出来的。它的第一层什么样的条件?

  陈晓民:然后第二层的学校呢,可以说是世界前100所的这个一流大学,和10所(100?)的这个一流的各种院校。然后这里面大概就是也是涵盖了60%到70%的学校来自于英国和美国,其中美国占大概60%,有10所学校来自英国,所以今天小崔请我们两位来,其实很具有代表性。第三层就是可以讲就是在这个200所以外的,就是大概有500所世界知名大学,一般来说你上过这样的学校,你讲出来,基本上你未来的雇主,或者说你未来想找工作的,就是人一听的,行,你上的学校还是可以。作为出国如果当成一种投资的话,像这些前三层以上的学校可以说是非常好的投资。

  崔永元:但是500、700、20,大概只有720所能让你选择?

  陈晓民:可以是这么讲,对。然后到了第四层呢,这就是世界性难题了,就是这些学校该不该去,什么样的人该去,以及就是去了之后,会是什么样,我想最好的专家刚才莒宁也讲过,对不对?然后那个大概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第一层的学校可以这么讲,确实需要一个像明星般的一个履历,就是我想大家可能都了解,那个莒宁也是英超的球迷,我也是英超的球迷,你支持哪个队。

  王莒宁:曼联。

  陈晓民:切尔西我是。

  王莒宁:死对头。

  陈晓民:这回你赢了,也许下回我们就赢了。

  王莒宁:对对对,看明年了。

  陈晓民:然后要去这些球队呢你也看到,就是英超这么一个联赛可能不超过600个球员,是吧。那我们中国(在英超的球员)有多少位呢?不到两个到三个,是吧。像这样的学校呢,像哈佛、耶鲁平均每年招生不超过1600人,而且是来自于全球招生,那从中国能够有多少人呢?我了解过,像哈佛每年我们从中国大陆去的本科生,不超过10位。所以这个比例是将近百万里挑一了。

  崔永元:也就是说如果你想上那样的大学,你得是属于前十名的。

  陈晓民:可以这么讲。

  崔永元:前20名的,是吧?

  陈晓民:对。

  崔永元:这样可能才有竞争力?

  陈晓民:对,所以包括我这本书,我也做了一个调研。就像耶鲁大学,它有在上海他面试了200位学生,然后其中最后招了4位学生。然后有一位上海的小才女,她的名字叫竺熠虹,然后她可以说把上海市中学生所有能够出国的,所有能参加比赛的,所有能得奖的机会全拿在手里了。她两次赴美,一次去澳大利亚,然后一次是代表全世界不到10位的中学生,参加一个叫做世界青年峰会的这么一个事情,她都能够获奖,而且她写过两篇英文的论文。有这样的一个水平的话,其实可以请她当教授了吧。

  崔永元:换句话落说,她在留学之前,已经参加过无数次最激烈的竞争了。

  陈晓民:对。

  崔永元:而且名列前茅,你得有这样的成绩,就是他说的就是,有明星般的成绩。

  陈晓民:明星般的成绩,然后到了这第二层的学校的话,尽管不需要到那么明星的这个程度,也需要有一流的成绩,而且你的经历的话,是要非常非常的吸引这个招考官,而且有很好的非常悦目动人的一个申请材料的准备,所以这些的话,也是需要就是从这个家长孩子从早开始来走这个历程,而且去做这样的一个准备。

  崔永元:这是第二层?

  陈晓民:对,这是第二层。

  崔永元:这第二层大概能容纳中国的多少学生?就是200所?

  陈晓民:对,这200所大概能够从中国,比如说每所能够招个100人,这样的话,应该是能够到2万到4万左右,所以这个口径就一下子就扩的比较大了,也是我想,中国我们的很多的学生的一个主攻方向。我个人认为,只要是有内在动力的孩子,就像莒宁,他有非常好的内在动力,能够在那种逆境中就成为一个人才,或者有这个内在动力的孩子,如果早开始,而且适应这个世界一流大学的招考的博弈的这个游戏,然后完全是有能力能够进入这个学校。

  崔永元:第三层,就是这个一流大学以外的500所世界知名大学。

  陈晓民:对,像这个的话口径就更宽了,我相信他们能够从中国几百万的这个学生里面,到上千万的学生里面,至少能够招到10万人左右的这么一个学生口径,这些学校也是非常值得去的,因为毕竟像我们,我讲的不知道能不能这么讲,就是我们中国最好的学校,按照我们中国最权威的,也是世界上最权威的,世界大学的排名,上海交大的世界大学排名榜,我们中国最好的学校也只能排到150多位,那这样的话我觉得作为从100以外,到这个500名以内的这些学校,应该是跟我们中国最好的学校,也还是有很好的可比性的。是吧。

  崔永元:那这个人数我们算出来了,就是十四万零十人,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数字,就是在1000多万(高中毕业生)里面,有14万人,有这样最好的机会。那么如果要想参加这个竞争,要具备这样的条件和资质,这样才有可能有胜利的把握?

  陈晓民:对。

  崔永元:剩下的呢就是,就跟王莒宁同学做同学了。这是开玩笑,话不是这么说,就我个人来看,我也不认为去这些大学就没有前途。

  陈晓民:对,没有没有用的教育,我的个人观点是这样。

  崔永元:对,我们可以看看这个王莒宁的成就,2002到2005他是英国叫兰开夏大学是吧?

  王莒宁:对。

  崔永元:会计与金融专业学士学位,2005到2006年是利兹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硕士学位,王莒宁。

  崔永元:就在那么一个稍显混乱的环境里,你怎么没有变呢?

  崔永元:我想知道你的这个动力哪里来的?其实你一直可以滑落下去。

  王莒宁:我其实我一直,就是我的成绩从初中以来就不好,家里对我的成绩是非常不满意。然后我属于那种就是怎么学都没戏的,就那种恶性循环型的,我每天,我在从初中开始,从初三开始一直到高三,我每天晚上是在两点钟左右睡觉,然后早晨呢,是在六点半到就到学校

  王莒宁:我当时特别努力,后来真的是。

  崔永元:就是学不明白?

  王莒宁:就是按老师的方法说,就是我的学习方法不对,学习方法不对。但是班主任,当时有一个班主任就对我特别好,特别特殊。他就是一般班里都是按这个名次,每次小考的名次来排座的,而这个班主任呢,知道我的成绩很差,我当时在班里都排倒数10名左右了。

  崔永元:就是应该排到墙外面了?

  王莒宁:对,墙外了,很快就出去了,然后呢,他就一直到高三的时候,把我放到第三排,甚至很多老师就在问他,你为什么把他放在第三排啊,他那个成绩差得没谱了,那班主任就一直把放在前面。

  崔永元:就是跟好学生坐在一起?

  王莒宁:对,后来我周围的学生都考上了,就还是我没考上。

  崔永元:所以你很感谢这位老师?

  王莒宁:对,这位老师是很感谢的。

  崔永元:说出他的名字吧,让他听听现场的观众在为这位老师鼓掌,因为他的做法改变了王莒宁的一生。

  王莒宁:他改变了我的学习态度,他叫齐龙新。

  崔永元:所以你在研究现在的这个中介院校,实际上也是在研究他们的教育和教学方法?

  王莒宁:对。

  崔永元:就是是不是对孩子负责的一个态度?

  王莒宁:对。这边有一个。现在的出国班,这是有400多人的一个出国班,他们的雅思成绩,就是他们马上就要出国了,这是他们最后一次雅思成绩的分布图,等于是百分比吧。您看一下,在这边就是占5分的,是考5分的,占了64%左右。

  崔永元:64.7%。

  王莒宁:然后考5.5分的是19%左右。

  崔永元:这个才是去英语国家读本科的最低分数线?

  王莒宁:最低分数线,但是大部分学校是要求6分的。它这个是读预科。

  崔永元:那就是有一多半,实际上雅思成绩是不合格的?

  王莒宁:并没有过,对,这个5分,其实这个5分这个水平,就是比高中水平稍微高了一点。但是他们到了国外是完全不行的,连最基本的交流都不行。

  崔永元:陈先生怎么看待这样的学校?您同意他的说叫中介院校吗?

  陈晓民:我觉得这个可以说是中介院校,而且就是把那个不具备出国条件的这些孩子就这么送去,我觉得是一个非常不负责的态度。刚才我觉得莒宁前前后后提到了,就是他基本上体现出,出国的第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有内在动力。不管出去是怎样的一个学习环境,他内在的动力是很强的。其实另外一个的话呢。

  崔永元:我们换句话来说,就是提醒家长不要逼着孩子出国,是吧?

  陈晓民:对,第一个是不要逼着孩子出国,第二个是不要别无选择的时候出国,另外一个的话,第二个重要条件就是我觉得是语言你得过关,刚才莒宁也提到,语言不过关,会带来一连串的问题。像我们当时出国的话,语言不过关的话,就是我们的第一份工作,你去当助教就没有办法当了,那就意味着你不可能谋生,不可能有奖学金等等,这一连串的问题都会带来,所以语言一定需要过关。

  崔永元:那对于这样的院校我们有些什么样的建议呢,就是建议有关的部门取缔他们,还是希望他们改变一下教学方式和教学方法?

  王莒宁:我觉得这些院校,他们办学,给落榜生提供一个出路是一个好事,但是他在里面怎么来拿一个最好的教学方法,把这些落榜生引导起来。

  崔永元:既然是个负责任的想法,就应该用负责任的方式?

  王莒宁:对,应该是这样的。

  陈晓民:另外一个我建议就是家长们和学生们需要擦亮眼睛,要更加知情,出国一定要做到知情、高效、而且讲求效率和回报。

  崔永元:这个可能比较难,我觉得家长和同学擦亮不了眼睛,因为像你们说的中介院校,几乎我们知道的,全国有名的大学都在办。你说我们还能把眼睛擦多亮?

  观众:  太难了。

  崔永元:希望这个节目对想要出国的这个学生和家长也能有帮助,或者有善意的提醒。有没

  有真正有用的中介呢?

  陈晓民:我相信有的,中介它实际上它的作用是一种叫做信息中介,在现代的经济里面的话,信息传播是很重要的,比如说我在这个,欧盟的这个项目,叫中国欧盟信息社会项目,我们所做的就是尽可能让信息透明,尽可能让信息能够传播到各个地方去。然后中介它实际上最重要的作用也是这个,出国实际上很大的一部分决策就来自于信息,掌握信息。那现在的话,

  崔永元:你要如实的提供?

  陈晓民:对,如实的提供,对,那国外的话,现在除了就是传统的讲的信息中介之外,现在出现了一种新的中介。这种中介实际上它是一种知识中介,就是你怎么样进入好的大学,像除了信息之外,你需要把握策略和知识。我举个例子,像我的书里面一开头讲的,就是有一位美国的咨询专家,他这个专家呢,就是他提到一个就是,他每年服务于25位大学生,然后他每个人收费不菲,那我不讲多少了,他是帮助这20几位学生能进入到顶尖的大学,他的成功率非常高。

  崔永元:是一对一的服务,是吧?

  陈晓民:一对一的服务,对,他25位的服务学生里面有24位,有22位能够进入到前三名的大学。那他收的这个费用就是值的。而且他是完全服务的学生,他不向大学来收钱,这样的话他百分之百代表了学生的利益。中介的问题就在于,或者说问题中介所出现的问题就在于他向两边收钱,这样他所代表的利益的话,就会有这个,你讲的叫做代理问题,经济学讲的,到底他是代替谁的利益,如果他代表学校的利益,一定会牺牲到学生的利益,然后他可能更多情况下,他可能更愿意牺牲学生的利益,因为什么呢?学生属于这个非对称的信息的弱势的一方,更容易被糊弄。

  崔永元:换句话来说,这个王莒宁是不是觉得,这个国内的这种中介院校和国外的院校有相互勾结,骗学生钱的嫌疑?

  王莒宁:他这个倒不存在骗钱的嫌疑。

  崔永元:赚钱?

  王莒宁:对,他们只是一个合作班来赚钱,赚钱的话,最主要的话就是国内的中介院校并不太是对学生的一些实际情况来一个了解,所以国内的话,应该是弄一个那种追踪制度,就是对这个学生整个的学习情况,有一个真正的追踪制度。我举个例子,我当时申请大学(研究生)的时候,当时我申请的是,我申请了利兹大学是一所,还申请了一个布拉德福德大学,布拉德福德和利兹大学差不多水平。然后布拉德福德当时也给我录取申请书了,我呢,觉得利兹大学排名稍微高一点,我就上了利兹了,布拉福德给我打电话说,我们查你的那个信息怎么你没有来上课啊?我说,我在利兹呢,我还挺不好意思的,我说我在利兹呢,他首先先把利兹大学先赞扬了一番,老师先赞扬一番,然后老师就问,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来我们学校而去利兹吗?我没说排名的事,我就说,我知道您那边就是整个课程,因为我当时是,他那个课程里面有一个管理学的,我给说,我怕我管理学的课程过不了,我以前本科没有学过这方面的知识,直接在硕士里面读害怕,所以我就这样,从这个事情就可以看出,国外大学里面有一个追踪机制,他一定要知道,我这个大学他为什么不来。

  崔永元:他追踪到每一个学生?

  王莒宁:对,他追踪到每一个学生,所以这就是国外大学的一些优点。

  崔永元:好。我们先回答观众的这个提问,提问完了我们还会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当国内的这个中介院校的校长,你会怎么改造这个学校?你来怎样做?好吗?

  王莒宁:行。

  崔永元:哪位朋友有问题,请举手示意我?哪一位?

  观众2:师哥你好,我们来自世界一流大学前20位的北京广播学院,开个玩笑开玩笑。我想问一下,就是不管是我们出于什么目的出国,这都是一个过程。

  崔永元:对。

  观众2:都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就是说我们出国之后,等我们最终回国或者是留在国外,这个过程,这个在国外的经历,对我们有哪些好处,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出国?

  崔永元:你看,一流大学学生她提问题就是不一样。

  观众2:谢谢。

  陈晓民:你先。

  王莒宁:我先说。我认为在国外,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心态训练好了,有些东西,家长在苦口婆心的在说一些,怎么让你少走弯路,其实这些事情必须要自己走过弯路才能学到,很多东西都要自己走过之后,才能发现,一些东西是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然后再遇到同样的问题,就会处事不惊了,就不害怕了,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在国外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说生活问题,都是要自己解决。当时我遇到的一个,我自己当时都怀疑自己有一些自闭了,当时怎么回事呢,就是我压力大,不敢跟家里说,也不敢和朋友说,怕朋友传到家里(父母)的耳朵里。所以呢,我就发泄怎么发泄呢?弄了一个录音笔,自己跟自己说话,自己跟自己说话,其实这种做法是有点变态了,不过呢,它是一个发泄,它确实是一种发泄的方式,但是之后过来之后,就觉得这个是一个成长,明白了很多东西。

  陈晓民:我觉得出国最大一个收获就是说你拓展了自己,很多东西就是眼见为实,你没有看过的东西,你再想象,或者再读一千本书你也不能亲自的体会。那比如说更实在的一些目的,比如说我举个例子,像现在的跨国公司,然后他更多的职位要提升,比如说你从经理要到总监,总监到副总裁,他越来越要求你有在国外生活和工作的经历,就这一条我觉得出国就是很值得的。对不对?

  崔永元:而且现在出国旅游,工作,生活,可能已经不像20年前是那么大的一件事了。

  陈晓民:没错。

  崔永元:国外的人到中国来定居的也很多。

  陈晓民:对。

  崔永元: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可能也应该有这样的经历和机会最好,还有哪一位?

  观众3:你们好,我想问一下二位对这个环境。

  观众3:我就是说对这个生存学习的环境,您是怎么理解的,您觉得这个环境对您个人有很大的影响吗?

  陈晓民:绝对,中国有句古话,这个近朱者赤,这个的话,就是你的同伴给你的压力会有很好的上进心,你总是人的。

  崔永元:主观话说的是近墨者黑。

  陈晓民:对,我只讲前面,就是往好的那面讲就是前者,对不对,我觉得就是同伴会给你很多的动力,人总是希望向上,总是希望领先,所以选择一个好环境,选择一个好的能够鼓励自己不断学习,然后而且我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有一些好的,成功的创业经验,像比如说,微软的,比尔盖茨跟史蒂夫•鲍尔默他们就是大学同学,像惠普公司的惠(威廉•惠列特)和普(大卫•普卡德)也是大学同学,像谷歌公司的布林和佩奇他们都是大学同学,就是说你很多的,在现代经济里面,很多的成就未来的,创富的这种成功的机缘是在大学的时候建立的,所以一定要在好的大学里面去寻找这种机缘。

  崔永元:咱们回过头来,还说刚才我提的那个问题,如果你是一个被你称为中介院校这样的校长,你会怎样改造这个学校和专业?

  王莒宁:我认为这个应该是,先了解学生到底是一个什么真实的英语水平,把他分为不同等级的班,先培训一年,他按照这个英语测试的成绩,来分英语的上中下三个班,这三个班的学分都是一样的,最后的成绩没有任何歧视,就是说你假如说英语好了,你上的低班里面没用,浪费时间。差的上到上面去也没用,也不会,所以他分一个等级。

  崔永元:因材施教。

  王莒宁:对。

  崔永元:这样的教学成本就要高。

  王莒宁:对,老师可能要多,另外呢,就是可以一开始不要是英文授课。虽然是英文教材,这个可能是有些国外院校规定的。但是不一定非要说英文,你说中文的话,说中文慢慢的让学生先懂,学习动力,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兴趣。

  崔永元:兴趣。

  王莒宁:对,你如果连兴趣都没了,你在家睡觉好了,就没有再去想上课,就会出现一连串的问题。

  崔永元:以我的经验是兴趣都没了,在家就睡不着了。要保护学生来之不易的这种学习乐趣和兴趣。

  王莒宁:对

  崔永元:其实这个大的思路很容易讲清楚,如果这些学校他的想法是怎么培养人才,怎么教育孩子,而不是怎么赚钱,怎么赚更多的钱,我相信他们自己比我们办法还要多。

  王莒宁:对。那是。

  陈晓民:所谓讲的就是教育应该真的是非盈利的一种事业,一种机构。就像确实像国外,像美国的这么多的大学,基本上没有多少家是盈利性的,所以这个我觉得,教育是一个崇高的事业,就怎么去做好这个东西,值得每个人去思考的事情。

  崔永元:节目结束了,我们送给学生和学生家长两句话,送给学生一句话是,加油啊,送给家长一句话是,警惕啊,谢谢两位客人,谢谢大家。

Copyright (c)  济宁一中  版权所有       许可证:鲁ICP备16020244号-1

     鲁公安网备 37089902000010号


地址:济宁市中区南北晁家街1号(太白校区) 济宁市太白湖区圣贤路1号(北湖校区)  
电 话:(86)0537-2214406 2212711  |   邮编:272000